反转!韩警方否认N号房主犯与朱镇模手机被黑有关


美国“派对文化”,增加了防疫难度

但美国民众一旦意识到危机存在,无论是对政府措施的配合度,还是自救意识,都能够迅速调动起来。因此,不要误以为美国人还在梦游,任何一国国民都不会坐视形势失控。

这是首例已知的猫感染病例,而此前中国香港有两只狗病毒检测呈阳性。首例被检测出感染病毒的狗是一只17岁的博美犬,它在隔离结束回家后死亡。

美国民众一向对外来危机反应迟钝,面对一战、二战以及恐怖主义威胁等重大国际危机都是如此。危机没有造成实际损失的情况下,民众很难响应政府的政策动员。

很多中外媒体在报道这一信息时都用了“美国确诊感染人数超过中国”之类的标题或内容,这是值得商榷的。

面对这一提问,纳瓦罗开始把“锅”甩给前任政府,哀叹白宫继承了不足的库存,“让我向你介绍一下历史吧,2009年拜登(时任美国副总统)和奥巴马政府应对H1N1流感危机时……”听到这里,CNN主持人实在难以忍受,直接打断:“你为什么要在这里浪费时间而不是解决问题?你是在浪费每个人的时间。现在是2020年了,而现任总统是2016年当选的。你能找到100万台呼吸机吗?”

不过,美国流行的派对文化会是疫情防控的一大障碍,也因此导致了美国特色的“疫情低龄化”。这次疫情在多国都是对老年人群体杀伤大,但以纽约为例,18岁到49岁的青壮年占到了54%。

好在美国政治有很好的纠错机制,总统“任性”不至于失控。他造成的最大麻烦不是直接干扰抗疫——美国体制中专业机构是应对疫情的真正主导力量,而是“无限宽松”的经济政策会产生严重后遗症,这在当前还不会显示出来。白宫贸易顾问彼得·纳瓦罗(左)和CNN主持人布莱安娜·凯拉对话

疫情虽然是公共卫生议题,但背后涉及政治、经济、外交等一系列问题。科学家可以给出技术解决方案,但最终的防控政策需要纳入经济、政治、社会心理等各方面考量。我们在理解包括美国在内的各国抗疫政策时,都应注意到其中的复杂性,防止想当然地“捧一踩一”。

对此,纳瓦罗提出异议,要求主持人“不要把这场危机搞得耸人听闻”,因为会“造成更多的焦虑和恐慌”。“我不是在耸人听闻,只是陈述事实。”凯拉反驳称,并指出州长们缺乏联邦政府的支持,而全美对呼吸机都有迫切需求。